• <tr id='tpkau'><strong id='tpkau'></strong><small id='tpkau'></small><button id='tpkau'></button><li id='tpkau'><noscript id='tpkau'><big id='tpkau'></big><dt id='tpkau'></dt></noscript></li></tr><ol id='tpkau'><table id='tpkau'><blockquote id='tpkau'><tbody id='tpka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pkau'></u><kbd id='tpkau'><kbd id='tpkau'></kbd></kbd>
  • <ins id='tpkau'></ins>
    <acronym id='tpkau'><em id='tpkau'></em><td id='tpkau'><div id='tpkau'></div></td></acronym><address id='tpkau'><big id='tpkau'><big id='tpkau'></big><legend id='tpkau'></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tpkau'></fieldset>

    1. <dl id='tpkau'></dl>
        <i id='tpkau'><div id='tpkau'><ins id='tpkau'></ins></div></i>
        <span id='tpkau'></span>

        <code id='tpkau'><strong id='tpkau'></strong></code>
        1. <i id='tpkau'></i>
          1. 黑段子之地震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久久vs国产综合色_久久www99re在线播放_久久爱播

              昨天地震瞭,大地晃得厲害。

              半夜裡,西村的狗蛋子大聲叫喚:“死瞭三個人瞭,死瞭三個人瞭……”吵得人心煩。

              我迷迷糊糊地躺著,感覺被子蓋得不舒服,於是翻瞭個身。

              死瞭三個人瞭……

              我突然想起來白天看報紙的報導明明是兩個人,一天過去,又多死瞭一個?又或者報紙搞錯瞭死亡人數?

              想瞭想,炸油餅的齊老太太,被落磚砸死,腦袋開瞭花,以後村裡可真就沒有她那地道的油餅賣瞭。

              對門的王木匠,我親眼看著他死的。

              我逃出來的時候他趴在他傢門口喊我,他大叫:“腿被卡往瞭,快來拉一把,拉一把。”

              我見他那破房頂大塊磚直落,撒腿跑瞭,不是我不想救他,死一個好過死兩個,我過去,沒準也要被砸死。

              我轉身逃跑的時候,王衣匠好像愣瞭一下,然後挫著嗓瞭大喊:“沒良心的小王八羔子,你傢房梁我給修的…”

              這句話沒說完,頭頂一塊水泥連帶著磚頭拍瞭下來,他就不吱聲瞭。我回頭看瞭一眼,他仍然在一下下蠕動,還在掙紮。然後“嘩啦”一聲巨響,房子坍塌。竄起來的粉塵直冒著煙。

              我不再去想瞭,感覺有點模糊,大概是白天嚇的。

              炸油餅的齊老太太和前屋的王木匠,兩人死瞭。狗蛋子喊得三個人,剩下的那個人是誰。

              我猜是王木匠他媽,那個腿腳不好的老太太。如果王木匠跑出來瞭,就能直奔他媽傢,把他媽給背出來,可是王木匠沒出來,死瞭。老太太沒個照應,房頂落磚砸破瞭腦袋,好在房子結實,沒塌,可光那一塊磚也夠那老太太受的。

              我白天去看老太太瞭,拎瞭一筐橘子,我這人從來不送別人東西,這次特別。

              老太太頭上纏著繃帶,看也不看我手裡的東西,死死抓住我胳膊,細微的聲音急促地問:“老三呢?老三呢?”

              老三是王老三,就是王木匠。

              我沒回答,救災隊的人把我推出去瞭。

              又是一陣迷糊,我不願再想瞭,想到老太太那小眼睛我就不是滋味。

              狗蛋子那死孩子,還在一句一句地嚷著。說來奇怪,他平日裡很怕我,從來不敢在我傢附近吵鬧,從小到大我沒少揍他,他爹是個軟蛋,不敢把我怎樣。我越來越模糊瞭,覺得被子越來越緊,越來越不舒服,壓得我喘不上氣來。難道我趙富貴的外號就是趙缺德?我一驚,想起身卻怎麼也起不來瞭,被子太緊,翻身都翻不成。突然耳邊響起王木匠死前那一句話:“沒良心小王八羔子,你傢的房梁我給修的……”

              原來,我就是第三個死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