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3jz88'></i>

      <code id='3jz88'><strong id='3jz88'></strong></code>

      <ins id='3jz88'></ins>

      <span id='3jz88'></span>

    1. <tr id='3jz88'><strong id='3jz88'></strong><small id='3jz88'></small><button id='3jz88'></button><li id='3jz88'><noscript id='3jz88'><big id='3jz88'></big><dt id='3jz88'></dt></noscript></li></tr><ol id='3jz88'><table id='3jz88'><blockquote id='3jz88'><tbody id='3jz8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jz88'></u><kbd id='3jz88'><kbd id='3jz88'></kbd></kbd>
    2. <dl id='3jz88'></dl>

        1. <fieldset id='3jz88'></fieldset><i id='3jz88'><div id='3jz88'><ins id='3jz88'></ins></div></i>

        2. <acronym id='3jz88'><em id='3jz88'></em><td id='3jz88'><div id='3jz88'></div></td></acronym><address id='3jz88'><big id='3jz88'><big id='3jz88'></big><legend id='3jz88'></legend></big></address>

          鬼門奪魂針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久久vs国产综合色_久久www99re在线播放_久久爱播

          明時嚴嵩專擅鉆營媚上,深得嘉靖帝重用,權傾朝野。朝堂之上有大半都是他的黨羽,實在巴結不到的,想方設法籠絡嚴府管傢執事,可謂趨之若鶩。適逢嚴嵩夫人歐陽氏的大壽,連嘉靖都賞賜瞭壽禮,餘眾更不用說。嚴府張燈結彩,連日流水開席,熱鬧非常。

            這天到瞭壽辰正日,嚴嵩偕夫人端坐大廳,正在接受傢人親戚、仆從門客一撥撥的磕頭祝壽。忽然傢人來報,禦史鄒應龍攜禮來賀。嚴嵩一愣,隨即出門迎接。他與鄒應龍在朝中多次因意見不同心生齷齪,鄒應龍此來雖出意料,也在必然之中。想他嚴嵩當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鄒應龍真敢與他為敵不成?

            鄒應龍獻上五色壽禮,親賀歐陽氏。嚴嵩哈哈大笑,與鄒應龍攜手入席。這時鼓樂齊鳴,嚴府仆人魚貫而入,擺上尋常不得見的海味山珍。正在賓客推杯換盞時,歐陽氏忽然口吐白沫,聲稱白衣觀音座前龍女降罪於她,要向她索命。又哭又笑,倒地打滾。歐陽氏的婢女紅葉慌忙跪下:“夫人這幾天一直心神不寧,大白天的就畏懼害怕,不敢一人獨處。沒想到是龍女降罪,夫人一心向善,誠心禮佛,為什麼會惹得龍女降罪啊!”說完嗚咽不止。嚴嵩正束手無策,鄒應龍道:“大人不必著急,夫人既是邪氣附身,請人驅邪自可痊愈。”

            嚴嵩一聽有理,慌忙召門客中的兩位方士。不料兩人輪番診治之後,都面露難色,跪地請罪,說力不能及。鄒應龍道:“藍道行法術高強,一定能為夫人驅邪,大人何不派人請來?”

            嚴嵩聽瞭沉吟不語,當今皇上沉迷道教方術,藍道行是皇上身邊最得勢的方士。自恃蒙皇上寵愛,高傲不羈,專為皇上占卜扶乩,其餘概不理會,連他嚴嵩都不放在眼裡。現在請他救治,倘若不來,自己臉上倒掛不住瞭。

            鄒應龍像看穿他的心思一般:“皇上今日在萬壽宮召藍道行占卜,下官陪同大人前去。隻要皇上金口一開,藍道行自是責無旁貸。”歐陽氏這時狂性大發,幾個仆婢按壓不住。嚴嵩不堪混亂,擦汗拱手道:“有勞閣下。”

            兩人急急趕到萬壽宮,果然藍道行皂袍白須,正在禦前伺候。嚴嵩急忙跪稟,一五一十把傢裡發生的事說瞭一遍。皇上聽瞭道:“龍女位列仙班,降罪凡人確有蹊蹺。藍神仙,就請你為嚴夫人占上一卦,以領天命。”

            藍道行領瞭聖命,擺上沙盤乩筆,口中念念有詞。乩畢筆停,藍道行奇道:“怪哉,龍女自雲歷凡時肉身遭人毀於白雲山觀音寺,聲稱討怨索命。大人難道曾在佛門聖地做過殘害人命之事?”

            藍道行的話出乎意料,皇上一愣,問道:“愛卿,確有此事嗎?”嚴嵩略一思量,冷汗直下,慌忙跪稟:“回皇上,確有此事。下官二十年前曾偕夫人到白雲山觀音寺上香。偶然撞破觀音寺的住持與一個民女通奸,居然在寺廟產下一個男嬰。我朝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怎麼容得這種茍且之輩玷污佛門?下官就將他們就地正法,以正我朝天威。不想那民女竟是白衣大士座前龍女轉世,竟然結下宿怨。”

            皇上點頭,道:“此等辱沒佛門之事理當嚴懲,隻是那個男嬰最後怎樣瞭?”嚴嵩叩頭道:“那男嬰雖是孽緣之果,到底無辜。我想皇上以仁德治天下,就把那嬰兒交給來寺院送菜的菜農撫養。不料他塵緣短暫,沒過幾天就夭折瞭。”皇上聽瞭點頭,沉吟道:“可見凡事皆有緣法,既如此,就請藍神仙為你夫人驅除,早日超度龍女升天。”

            藍道行說:“龍女非比尋常怨魂狐仙,一般方法不可以驅除超度,要想驅除附身龍女,隻有一個辦法,就是鬼門十三針!”藍道行此語一出,眾人皆不出聲瞭。

            鬼門十三針是一種以針灸逼出邪祟的巫術,針盡則怨魂滅,非常毒辣,極損陰德,施針者大多不得善終。大凡邪祟附體都有前因恩怨,鬼門十三針隻為生者不為亡魂的做法有違天道,一直被列為禁針。嚴嵩心裡涼瞭半截,就算皇上開恩準予施針,但鬼門十三針封禁多年,有無傳人都很難說瞭。

            藍道行見此情形,隻得稟告早年曾有機緣見到過鬼門十三針的傳人秋寒子。皇上命鄒應龍協助藍道行細細查訪,盡快找到秋寒子。歐陽氏每日瘋瘋癲癲,把嚴嵩愁得幾乎一夜白頭。

            秋寒子去嚴府之前先隨藍道行進宮面聖,皇上看他四十餘歲,須發俊美,卓然不群,先生愛惜之心。秋寒子跪稟自習鬼門十三針以來,為求子孫福蔭,未曾輕易施針。今領旨施針,跪請皇上移駕相護。秋寒子道:“皇上乃天之驕子,足以庇佑草民福澤,免於非命。”藍道行見狀也下跪叩拜,皇上頷首。

            嚴嵩在府中單獨選一間寬大的凈室,秋寒子命人將歐陽氏安置在內,皇上與隨行的藍道行、鄒應龍等隔簾相望。秋寒子打開隨身攜帶的玉雕針匣,裡面一排十三根金針,寒光凜然。秋寒子說:“鬼門十三針的精髓就是奪魂,十二根金針入穴以後,所附魂魄與病人元神分離,待最後一根針刺下便灰飛煙滅瞭。”

            歐陽氏見狀恐懼地掙紮呼叫,可惜被人壓住手腳,動彈不得。秋寒子依序在人中、少商、隱白、大陵等穴施針,第十二根針盡沒曲池穴之後,歐陽氏大汗淋淋,再也掙紮不得瞭。

            這時大傢都緊張地靜觀其變,秋寒子剛舉起最後一根金針,歐陽氏忽然清醒瞭一般,眼淚汩汩而下。嚴嵩見狀就要上前安慰夫人,藍道行攔住說:“大人不可,此時流淚的不是你的夫人。”

            歐陽氏流淚不止,開口問道:“我本是白衣觀音座前龍女,並未作惡,何以得此下場?”秋寒子厲聲道:“嚴大人撞破你與觀音寺住持私通,將你正法後理應再修正果,何以再來糾纏前事,現身作祟?”

            “屈煞我!”歐陽氏哭訴,“二十年前我歷經凡塵做本朝禦史王秉承之女,由傢父許配郎君,入贅我傢。傢父因賑災一事,不肯與奸臣嚴嵩同流合污,遭他排擠。傢父暗中造瞭一本賬簿,搜羅嚴嵩不法的證據,以期扳倒他。嚴嵩探聽到這本賬簿,廣插耳目,費勁心機想搶過去。父親便交給我保管,那時我正身懷有孕,就日夜縛在小腹上。奸賊嚴嵩找不到賬本,就搶在我父親上疏前設計陷害。聖上被奸賊欺瞞,下旨把我傢滿門抄斬。那日我恰好去觀音寺上香謝神,僥幸躲過一劫。寺裡方丈念我爹一片赤忠,偷偷把我藏在寺裡。沒想到瓜熟蒂落臨產之時,奸賊嚴嵩夫婦偏偏到寺院進香,聽到嬰兒哭聲。嚴嵩認出我是王秉承之女,要斬草除根,誣陷我是輕佻村婦,與方丈私通,並不過堂審訊,當場處死……”

            歐陽氏這一番話聽得眾人驚心動魄,嚴嵩自然知道其中厲害,但娓娓自他夫人口中道來,又奈何她不得。“胡言亂語!你等什麼?還不下針!”嚴嵩厲喝秋寒子。皇上龍顏大怒:“大膽奴才!你在這裡指手畫腳,眼睛裡可還有朕嗎?”

            嚴嵩慌忙拜倒,自恃皇上對他的寵愛,極力辯白:“皇上明鑒,二十年前王秉承一案證據確鑿,豈能盡信鬼神之說?”“哈哈哈……”躺在床上的歐陽氏大笑,眼淚如泉湧一般,“你為求虛名,把我孩兒交給菜農,暗中吩咐務必結果瞭他的小命。你一定沒想到那菜農並沒將我孩兒溺死,他交給你的隻是一個路邊撿來的死嬰而已。而你千辛萬苦費盡心機想要得到的賬簿,就在我孩兒的襁褓裡。”

            皇上聽到這裡一震,大聲問道:“賬簿何在?當年的菜農與男嬰何在?”

            鄒應龍呈上一本發黃的賬簿,跪稟:“賬簿現在此處,皇上請禦覽。菜農現在外面聽候。”皇上匆匆閱一遍賬簿,越看臉色越難看,大聲說:“傳!”一個白發老頭兒低頭進來,跪在地上叩頭。

            嚴嵩這才明白著瞭鄒應龍的道兒,隻是還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老菜農趴在地上叩頭,說:“當時嚴大人說那孩兒是孽果,吩咐找個僻靜的地方結果瞭他。我抱走以後才發現襁褓裡居然有一本賬簿,當時就覺得一定有隱情。我就撿瞭路邊的死嬰充數,告訴嚴大人已經溺死瞭那嬰兒。”

            鄒應龍看一眼嚴嵩,道:“大人還真是宅心仁厚啊!”嚴嵩臉色煞白,冷笑道:“豈能胡亂找個老兒糊弄?那賬簿安知不是偽造?老夫忠心耿耿,不是爾等可以污蔑得瞭的!”老菜農叩頭道:“草民句句屬實,皇上明鑒!”

            皇上一時沉吟不決,鄒應龍道:“活人的血液滴在死人的屍骨上,如是血親,血液必然滲入屍骨,反之則滑落不附。雖然二十年過去,方丈與王傢的屍骨還是在的。究竟是方丈私通之子,還是忠臣之後,隻要讓那孩兒出來,滴血認親,一切都真相大白瞭!”

            皇上問那老菜農:“當年你救下的孩兒在哪裡?”老菜農囁嚅:“沒過多久,我傢裡來瞭一個雲遊道人。那個道人聽我說瞭這件事後,說這個孩子不宜留在我傢。萬一被人知曉,隻怕連我傢人在內一個活口也逃不出去。我聽瞭害怕,就將那孩子交給瞭道士。從那以後再沒見過他,現在孩子在哪裡,是死是活,我一概不知瞭。”

            嚴嵩聽瞭,面露得意之色,說:“空口無憑,不足為信!”鄒應龍微笑:“大人少安毋躁,那個道士我知道在哪裡!”說罷回頭叫:“藍神仙,你將那孩兒送到哪裡去瞭?”

            藍道行並不接他的話,沖著皇上跪下叩頭:“貧道二十年前的確收養瞭一個孩子,取名叫廟生。當時貧道四處遊歷,居無定所,就將他寄養在四川一個故人那裡。”說完停頓一下,才說,“我那故人就是鬼門十三針的一脈傳人。”

            話音一落,秋寒子倒地就拜:“草民就是廟生,願滴血認親,為父母外公雪冤!”說罷扯下粘上的胡須,居然是個面如美玉的少年。藍道行與鄒應龍一起跪下請罪:“奸賊嚴嵩權高勢眾,若非出此下策,難以雪冤。請皇上恕欺君之罪!”嚴嵩知道再也無力回天,頹然倒地。

            事情清晰明朗起來,皇上盛怒之下,立刻把嚴嵩收監待審。歐陽氏依然渾渾噩噩,廟生這時一手捏開她的嘴,一手把最後一根金針刺在她的舌下,皇上一看面上變色,藍道行低聲道:“不妨的,廟生自幼習得鬼門十三針,不會出岔子。”廟生收針以後,歐陽氏沉沉睡去。“醒來以後,她就一如往常瞭。”廟生跪在皇上面前。

            “你母親當真是龍女轉世?鬼門十三針到底有何玄妙?”皇上好奇地問,廟生道:“傢母含冤屬實,卻並非龍女。歐陽氏癲狂,是鄒應龍大人暗中的安排。鄒大人讓婢女紅葉向歐陽氏講述白雲山一帶近日龍女顯聖的傳言,稱肉身二十年前橫死觀音寺,一定要報仇索命。同時將能將人致幻癲狂的曼陀羅花粉逐日適量加在歐陽氏的飲食裡,才引起歐陽氏癲狂。至於龍女借歐陽氏之口控訴冤情,其中另有玄妙。鬼門十三針中奪魂還有另外一解,就是封住人體特定穴位,控制對方,讓她按你的意念說話。”廟生兩眼忽然模糊起來,“龍女說的話其實都是我心裡的話,如果說有龍女,我才是那訴冤的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