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vlm'><strong id='4vlm'></strong></code>

<i id='4vlm'></i>

  • <acronym id='4vlm'><em id='4vlm'></em><td id='4vlm'><div id='4vlm'></div></td></acronym><address id='4vlm'><big id='4vlm'><big id='4vlm'></big><legend id='4vlm'></legend></big></address>

  • <tr id='4vlm'><strong id='4vlm'></strong><small id='4vlm'></small><button id='4vlm'></button><li id='4vlm'><noscript id='4vlm'><big id='4vlm'></big><dt id='4vlm'></dt></noscript></li></tr><ol id='4vlm'><table id='4vlm'><blockquote id='4vlm'><tbody id='4vl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vlm'></u><kbd id='4vlm'><kbd id='4vlm'></kbd></kbd>
  • <ins id='4vlm'></ins>

      1. <i id='4vlm'><div id='4vlm'><ins id='4vlm'></ins></div></i>

          <dl id='4vlm'></dl>

          <span id='4vlm'></span>

            <fieldset id='4vlm'></fieldset>

            小賣鋪的糖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久久vs国产综合色_久久www99re在线播放_久久爱播

              糖這個東西可以說沒有人沒吃過的,各式各樣的糖果似乎可以把人的心情變得五彩繽紛。可是我這個人從來不吃糖果,並不是糖果不好吃,也不是我這個人不喜歡吃糖,因為小時候的一次經歷直接導致我留下瞭不可磨滅的陰影。

              我小時候是住在村子裡的,那時候經濟還不是很發達,但是我們那邊還是有一個小賣鋪的,正是因為附近就這麼一個小賣鋪所以我才會吃到那種惡心的糖果。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那時候,我和爸媽住在小賣鋪的隔壁,我看著那個小賣鋪心裡很不喜歡,因為那裡又臟又亂,我小時候看著那些四處亂飛的蒼蠅我都想不出去買東西的理由。可是這個小賣鋪的生意似乎還是出奇的好,我想是因為附近就這麼一個的緣故吧,物以稀為貴嘛。每次放學我回傢的時候,路過那個小賣鋪,看著坐在前面的老板娘總是會躲得遠遠的,那個女人很胖,渾身都是脂肪,這傢的老板姓李,人還是個殘疾,他的手就好像萎縮的雞爪一樣掛在胸前,雖然人長得醜,可是因為經營著小賣鋪所以還是比較有錢的,那個老板娘好像是他從外面買回來的,這傢還有一個小男孩,名字叫小黑,人也是跟這傢小賣鋪一樣,臟兮兮的。

              我們小時候,電視還沒有完全的普及,有電視的隻有小賣鋪一傢而已,於是一到放學,那些不願意回傢的小孩子就會聚集到小賣鋪站在那裡看電視,一邊吃著裡面買的小吃,一邊看著動畫片,我是從來不想去那個小賣鋪的,可是我爸爸特別喜歡喝那傢小賣鋪的酒,所以我也會經常替我爸爸去跑腿打酒,因為那個年月忙活瞭一天回到傢沒有其他的娛樂節目,老爺們就喜歡就著花生米喝點小酒解解乏。

              這天,我爸爸的酒又喝完瞭,於是就隻會我去給他打點酒,順便買點花生米。我拿著酒瓶,趁著天還沒黑就往小賣鋪那邊走去,老遠我就看到門口有好幾個小孩站在那裡看電視,我走到近前的時候發現這些孩子手裡都吃著從小賣鋪買來的糖,那是一種乳白色的糖,可能是奶糖吧,我看著那些孩子流著長長的鼻涕在那裡吃著糖我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惡心。小賣鋪裡很昏暗,如果不開燈的話就看不清楚裡面的東西,我站在外面把酒瓶拿給老板,老板笑嘻嘻的拿過酒瓶,不一會就打滿瞭酒遞給我,我當時就想趕緊的離開這裡,於是我拿著酒瓶就想揍,這時候,老板笑嘻嘻的說:“不想嘗嘗我新進來的奶糖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著那個乳白的糖有種說不出的惡心。我害怕的往後面退,不小心撞到瞭一個人的身上,我轉身一看,原來是小黑,隻見小黑正傻笑著拿著一塊糖遞給我:“哥哥,吃糖。”我本來是想接過糖的,畢竟人傢也是好意,可是我看到小黑臟兮兮的小手,我實在是下不去手去接。“哦,我不吃,謝謝。”我趕緊像逃命似的離開瞭這個小賣鋪。

              回到傢的時候,我還是心有餘悸的,這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感覺身體說不出的難受,我朦朦朧朧的感覺好像是在做夢,又好像不是。我看到屋外有一個影子,一閃就不見瞭,這時候,我感覺左邊躺著一個人,我努力的想轉頭看清楚那個人是什麼樣的,可是身體怎麼也動不瞭瞭。我努力的掙紮著,不一會就滿身大汗瞭,難道是鬼壓床?我的腦海裡出現瞭我爸爸跟我說的鬼壓床的情景,就在這時,我看到一個女人的臉,那個臉很大,都是肥肥的肉,長著一個恐怖的大嘴,此刻正張著嘴對我笑,那個女人此刻正坐在我身上壓著我,我想叫可是發現怎麼叫都出不瞭聲音,我想推開這個女人,可是身體還是動不瞭。我恐懼到瞭極點,這個女人我認識,她就是小賣鋪的老板娘!!!她支支吾吾的說著什麼,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說不出話,我不懂她想說什麼,她看我不懂,於是就生氣瞭,猛的把嘴巴張開,我看到她的嘴裡有一個白白的東西,好像是一塊糖,這時候,我看到她把自己胳膊上的肉撕下來一塊,就那麼揉搓一下就變成瞭一塊白白的東西,好像是把脂肪弄成瞭一塊白白的好像糖的東西,我猛然想起瞭小賣鋪裡面的糖,我的胃裡就是一陣惡心。就在這時,我聽見外面一聲雞腳,接著我就可以動瞭。

              當我起來的時候,我聽到外面很吵鬧,我出去一看,原來是有兩個警察此刻正站在小賣鋪的門口,於是我就湊到跟前看,原來是把老板抓瞭起來。

              後來,我聽我爸爸說,村裡有個孩子吃瞭這傢賣的糖塊,第二天就不好瞭,老是吵著說晚上有個女人來打他,於是這傢就帶著孩子去城裡看醫生,結果看完醫生醫生告訴他們,孩子很健康,什麼都沒有。於是這傢還是不死心,就跑到更大的醫院去看,結果還是一樣的,最後醫生告訴這傢大人說會不會是吃的糖果裡面含有致幻劑?於是就拿著小賣鋪的糖果去化驗,這一化驗不得瞭,糖果的成分居然是人的脂肪,這麼說糖果就是人肉弄成的瞭。於是就趕緊報警,警察來到這個小賣鋪一看,發現在小賣鋪的後面有一個大缸,缸裡裝著一個女人,已經高度腐爛瞭,似乎死的時間不久,但是因為天氣熱,所以屍體已經呈現巨人觀。大傢才發現已經一個星期沒有看到老板娘瞭。原來是老板娘嫌棄小賣鋪的老板殘疾,於是就出去四處亂搞,老板氣不過就把人殺瞭,把她身上的肉弄下來做成糖,隻有他是怎麼做成糖的我就不知道瞭。

              從這件事以後我已看到糖果就忍不住的想起小賣鋪的人,心裡說不出的惡心,所以我即使愛吃糖也不會去吃瞭。